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喜获艾美奖背后

 

纪录片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

 

上海松江:用事实打破成见

 

        当获奖消息从大洋彼岸传来时,主创团队颇感意外。ICS副总监、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总导演朱晓茜解释:"该片是国内主流媒体制作的一部社会现实题材纪录片。由于担负着'外宣'功能,所以很难在国外获奖。"然而,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第一、二季在全美204家公共电视台累计播出逾3800集次的纪录和获得艾美奖的事实证明,西方观众看懂并认可了这个关于"中国梦"的故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说服千万美国民众前,节目组最先遇到的难题就是如何说服主讲人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。自上世纪90年代起,库恩博士就致力于中国问题的研究。近年来,城管暴力执法的问题引起他的极大关注。拍摄当天,摄制组来到上海松江拍摄城管执法,全程并未发生激烈冲突,城管巡逻队中还有一位会讲英语的"海归硕士",这与库恩的设想大相径庭,他因此认定这是一次"公关行为",并表示这会影响在美国PBS电视台的正常播出。为此,分集导演戴诚娴将几个月来的跟拍内容翻译成英文交给库恩,并带他又走了一趟松江区城管大队,了解城管的日常工作状态。戴诚娴说:"库恩带着不少美国人对中国的片面看法。说服他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他亲眼看见,亲耳听到。先说服他,再通过他去说服美国大众。

 

纪录片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工作照

 

贵州:历时一年深入采访

 

        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摄制于2014年。在为期一年多的采访拍摄过程中,由于条件限制,与美方团队的沟通大多通过电话会议和电子邮件进行,待一切就绪,库恩再打"飞的"来中国集中拍摄。戴诚娴回忆:"库恩每次过来拍摄的时间都很紧张,他会告诉你他的行程安排:'就这点时间,你们看着办吧。'"为了配合美方团队的工作时间,任何一次深入采访的前期功课都由外语频道的导演们完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记录贵州遵义留守儿童杨莹莹的故事,戴诚娴需要往返于贵州和上海,前后花了一年多时间。2013年冬,她初次拜访主人公杨明金(杨莹莹的父亲),"由于只知道对方姓杨,也没有门牌号,第一次扑了个空"。经过一番周折,她敲开了杨明金家的门。面对摄制组,杨明金一家心存疑虑。交谈中,戴诚娴得知夫妻俩不仅两年没有回过老家,身边连一张女儿的照片都没有。她决定立刻去贵州探望杨莹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杨明金的老家在贵州遵义习水县土城镇天星桥村,是贵州省级贫困村,莹莹就在这里读书。出发前,戴诚娴带上了同事们捐赠的衣物、书籍和文具,"我们团队几乎都是娘子军,家里孩子的年纪和莹莹相仿,所以带了很多东西过去"。采访归来,戴诚娴给杨明金带来了女儿的消息和一叠新拍的照片,这才打消了夫妻俩的顾虑。此后,戴诚娴与杨家开始了长达1年多的接触,成了杨明金最信任的朋友。2014年小年夜,摄制组最后一次到杨明金的住处进行拍摄。杨妻还为摄制组做了一桌贵州特色年夜饭。

 

《中国面临的挑战》工作照

 

湖北、云南、四川:马不停蹄吃尽苦头

 

        新媒体成为不可忽视的新势力。截至2015年,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达5.04亿,在线视频市场广告规模预计为247.9亿元。"互联网+"计划提升为国家战略。其中"纪录中国"积极尝试"互联网+纪录片",通过资源整合,打造产业平台。据课题组不完全统计,近两年来网络浏览量超过亿的中国纪录片超过9部。其中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以4.39亿的累计观看量位居网络浏览量之首。而纪录片《穹顶之下》则成为新媒体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一部单集作品一周之内仅凭网络播放量就达到3亿多次,说明新媒体已经足以打造现象级事件。

 

生态纪录片水准大幅提升,再次闪耀夺目光彩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季节目中,主讲人库恩并未跟随摄制组上山下乡。只飞京沪两地的他对于第二季要出差的安排,一开始是拒绝的。朱晓茜表示:"北京和上海不是中国的全部。团队坚持要让西方社会看到中国广阔的地域差异,最后才说服了库恩。"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季中,库恩去了云南香格里拉、四川成都和湖北的樱桃沟村。分集导演王硕坦言,由于库恩的拍摄时间有限,不得不连夜赶路,每次行程都是从早到晚马不停蹄。"这次出差最远的地方是云南香格里拉。拍摄从7:30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,结束拍摄后,库恩连夜赶到昆明,赶早上5点的飞机去北京。"用王硕的话说,库恩这趟出差吃尽苦头。"他平时吃东西比较讲究,不吃油腻辛辣,但在湖北只能跟着吃辣。住宿也从高档酒店变成湖北的小镇旅馆。我们怕他拍摄太辛苦,问他要不要休息,他总说:'我不需要休息,我的时间都应该用来工作。

 

 

 

 

(来源:每周广播电视微信公众账号)